永恒的传奇——记中国著名流行音乐家陈小奇

发布日期: 2017/11/10 16:52:34
作者:谢友义


    陈小奇从1983年开始创作流行歌曲,有两千余首作品问世,约200首作品分别获得中国音乐“金钟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中国十大金曲”等各类奖项。代表作品有《涛声依旧》《大哥你好吗》《九九女儿红》《我不想说》《高原红》《为我们的今天喝彩》《跨越巅峰》《拥抱明天》《大浪淘沙》《灞桥柳》《烟花三月》及中国第一首企业歌曲——太阳神企业形象歌曲《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等。

    引子

  “我不想说 我很亲切

  我不想说 我很纯洁

  可是我不能拒绝心中的感觉

  看看可爱的天摸摸真实的脸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1991年初夏,电视剧《外来妹》主题歌《我不想说》甫一出现,便引起轰动,在全国各地大街小巷流行传唱。《外来妹》歌词凄美,旋律动听,被誉为中国当代不可多得的歌曲经典。

  这首词写出了一个时代打工仔、打工妹的心声,它以震撼人心的力量,风靡大江南北,让中国人,乃至世界华人都记住了一个名字:陈小奇。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音乐是一个引领潮流、代表时尚的文化风向标。作为青春文化思想的先行者,陈小奇思想解放,目光敏锐,深入生活现场,站立在时代的高峰,用理解和关怀的目光,叩问着年轻一代人的沉思与迷茫。他的歌词贴近生活,直入人的灵魂深处,引起真诚的共鸣。随着打工潮涌入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数以百万计的外来打工者吟唱着这些发源于广东的流行歌曲,倾诉着背井离乡的无奈和苦痛,却又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与执着。

  陈小奇借用流行音乐的力量,抒发了打工族的共同情怀,时至今日,这些流行音乐成为了打工族的集体记忆,永远留存在心灵深处。而陈小奇,也因此成为雅俗共赏的传奇人物,堪称中国流行音乐的教父。

  广东流行音乐的引领者

  2017年7月2日上午,天气炎热。

  早前与陈小奇老师在电话中约好,相约在他的工作室见面。

  广州陈小奇音乐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而充满动感的广州珠江新城。之前我没见过陈小奇,但熟悉他的音乐作品,也在电视上听过他侃音乐。

  陈小奇是个很守时的人,他准时出现了。还是那个标志性的装束:微胖的身材,滋润的圆脸,留着稍长的头发,特别是那双睿智的眼睛,眼神坚定,给人印象深刻。也许是音乐的熏陶,他显得很年轻,精神矍铄,实在是看不出来他已经63岁了。

  公司不算大,全屋布满了陈小奇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的作品和获奖证书,还有各种歌碟、书籍等。特别显眼的是他的那张半身照片,以及他自己的书法作品《涛声依旧》。对了,这里还有一块牌子,上书: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会长:陈小奇。

  “我来自普宁,是1978年考上中山大学中文系的,1982年本科毕业,同年进入中国唱片总公司广州分公司,历任戏曲编辑、音乐编辑、艺术团团长、企划部主任等职。1993年调任太平洋影音公司任总编辑、副总经理。1997年调任广州电视台音乐总监,同年底创立了自己的广州陈小奇音乐有限公司。”陈小奇见我坐下,慢慢地和我聊起来。

  一听我的老家是河源紫金的,陈小奇就用纯正的客家话跟我聊开了。

  “您是客家人还是潮汕人啊?”陈小奇标准的客家话令我诧异,小奇老师不是普宁人吗?普宁是讲潮汕话的啊。

  “我出生在普宁,五岁之后在梅州生活,所以客家话、潮州话都会讲。紫金的徐东蔚是个人才,我的好朋友啊,可惜了。”陈小奇说的是紫金籍著名作曲家徐东蔚。他的代表作品《请到天涯海角来》在上世纪90年代广为传唱,现在每当乘坐飞机到海口美兰国际机场,熟悉的旋律便在耳畔响起。可惜徐东蔚因车祸英年早逝了。说起老朋友,陈小奇挺伤感的。

  眼前这位昔日中山大学中文系的才子,寥寥数语就凸显了他的文学功底与才气。他的歌词以贴近生活、真诚而抒情、朝气蓬勃而著称,可以说每一首都广受欢迎。有人说,陈小奇的流行音乐不是引领潮流,而是征服人心。中国的流行音乐从广州出发,风云一时,又迅速地走向全国,陈小奇是领头羊。

  很多人都认为陈小奇只是一个词曲作家,其实他身上的标签可多了。他还是音乐制作人及电视剧制片人,文学创作一级作家,书法家,音乐高级副编审,广州陈小奇音乐有限公司总监。

  担任的社会职务就更多了:

  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常务副主席、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理事、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主席、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华南理工大学音乐学院客座教授等。

  激情与才情绝非偶然

  1978年10月,刚上中山大学的陈小奇参加军训结束,班上举行联欢晚会,同学们都得表演一个节目,陈小奇也不例外。到他上场了,他想了一下,因为没准备,他只好捡来几只啤酒瓶,来一个打击乐表演。就这几个啤酒瓶,在陈小奇充满激情的敲打下,奏响了他心中酝酿已久的旋律。这势不可当的动人旋律,犹如一道道喷泉,汹涌而来,顿时让中大师生陶醉其中,在康乐园的上空久久回荡……又有谁曾想到,这一夜,康乐园点燃了陈小奇的激情与梦想,那不经意的旋律,竟然会是日后一首首流行乐坛的传世经典之作的源泉。

  其实,陈小奇的激情与才情绝非偶然。

  “我父亲可以说是我音乐的启蒙老师。”陈小奇的父亲对潮剧和汉剧颇有研究,可以说是这两个剧种的专家。陈小奇从小到大,耳濡目染,在父亲的影响下,乐感根植于心,年少时父亲的一唱一吟总让他怀念,并且在他的内心镌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陈小奇在中山大学就读期间,就在省级杂志和报纸发表不少诗作,自然而然就成了著名青年诗人,这给他日后填词作词打下坚实的基础,写起歌曲来也就得心应手了。

  “其实我第一首作词作品应该是《敦煌梦》,之前的都是填词。”陈小奇老师喜欢抽烟,他不经意地点燃一根香烟,透过缥渺的烟雾,他又带我走进那火红的流行音乐年代。

  那些至今仍被传唱的金曲,那些熟悉的旋律——《涛声依旧》《大哥你好吗》《九九女儿红》《我不想说》等依次在耳畔响起,把我带进了上世纪90年代初那股流行音乐的旋风之中。

  陈小奇音乐创作公司包装过的歌手中,就包括毛宁、杨钰莹、李春波、甘萍、陈明、张萌萌、林萍、伊扬、光头李进、廖百威、陈少华、山鹰组合、火风、容中尔甲等等,这些名字是华语流行音乐的代表性符号,是跨越时代的印记,他们记录着社会和生活最真实的声音,见证过青春的激情。

  有一种努力叫:从不认可到欣然接受

  上世纪80年代流行音乐的起步尤其艰难,以陈小奇为首的广东流行音乐人,在流行音乐的启蒙和推动过程中阻力重重。还记得在1990年的一次作品首发仪式上,一些国内知名的大牌词曲作家对流行音乐极不认同。他们认为流行音乐俗气,没品位,曾在不同场合联合声讨。陈小奇等人从不气馁,坚持创作,渐渐获得了很多音乐人的支持和鼓励。

  特别是《我不想说》出来之后,一下子家喻户晓,人人传唱。最后这些大牌词曲作家们,看到流行歌曲发展势不可当,他们从不理解,到认可,最后是由衷地接受。

  广东流行音乐就这样开始风靡全国,内地各省市的人都以能讲几句粤语而自豪,能唱流行歌曲更显得时髦。

  潜心创作并努力创新是陈小奇的不二法门。创作是寻找人们的共鸣与心声,不是一种简单的迎合。大量的走访与摸索,使陈小奇的流行音乐之路越走越宽,音乐底蕴越来越厚实。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如《小芳》《涛声依旧》《大哥你好吗》从广州开始流行,进而在全国流行,最后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传唱。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这是南宋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对北宋著名词人柳永的评价。在群星璀璨的北宋词坛上,柳永应是耀眼的明星之一。

  陈小奇当年的流行歌曲,就像北宋柳永的词一样,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只要提起流行音乐,人们就自然会说起陈小奇。

  中文流行歌曲发轫于港台,并达到了高峰。内地的流行音乐从一开始多多少少受到港台的影响,但在陈小奇等人的不懈努力下,中国内地特别是广东的流行音乐,在上世纪90年代真正是大行其道,欣欣向荣。香港著名词作家黄霑生前说过一句话:内地有陈小奇,不必到香港。陈小奇被媒体称为真正的岭南流行文化的旗手。

  无论人们称陈小奇是“广东乐坛领军人”,还是“广州流行音乐掌门人”,抑或是“流行音乐的创作奇才”,都不为过,他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当之无愧的中国流行音乐不可或缺的参与者与见证人。

  陈小奇从1983年开始创作流行歌曲,有两千余首作品问世,约200首作品分别获得中国音乐“金钟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中国十大金曲”等各类奖项。代表作品有《涛声依旧》《大哥你好吗》《九九女儿红》《我不想说》《高原红》《为我们的今天喝彩》《跨越巅峰》《拥抱明天》《大浪淘沙》《灞桥柳》《烟花三月》及中国第一首企业歌曲——太阳神企业形象歌曲《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等。其中《涛声依旧》自问世以来迅速风靡海内外,久唱不衰,成为内地流行歌曲的经典作品,并入选“中国原创歌坛20年50首金曲”;《跨越巅峰》《又见彩虹》及《矫健大中华》则分别被选用为首届世界女子足球锦标赛会歌和第九届全国运动会会歌及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会歌;《高原红》《又见彩虹》获中国音乐界最高奖项“金钟奖”;原创专辑《阿咪啰啰》(容中尔甲演唱)获中国金唱片奖最佳制作奖;音乐专辑《客家意象》获中国金唱片奖评委会创作特别大奖。陈小奇词曲作品,以典雅、空灵并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南派艺术风格独步内地乐坛。

  1998年,由陈小奇制作的20集电视连续剧《姐妹》荣获第十七届中国电视“金鹰奖”、广东省第六届鲁迅文艺奖。

  “特别感激广大人民能接受新生事物,其实当时港澳台的流行音乐的确有影响,我们广东是沿海地区,肯定会走在前面的。”早已得到主流音乐界认可的陈小奇,在荣誉面前表现得如此坦然。

  “广东现在的流行音乐处于什么地位?”突然间我好奇地轻轻问了一声。

  “还是领先地位。”没想到陈小奇不假思索毫不客气地朗声大笑,这笑声很自信,也很有底气。和大多数人的感觉和趣味相同,在全国歌迷心中,流行音乐不是一个怀旧的话题,流行音乐是前卫的、先锋的。广东的流行音乐作品始终和时代一起前进,坚挺于中国流行音乐艺术的顶峰,成为中国当代音乐高质量的精神消费品种。

  流行音乐遭遇网络歌曲而面临的困境

  “不是说歌写得好就一定会流行,其实与特定的时间、大环境等因素都有关系。时代在发展,网络歌曲的出现对流行音乐多少有些冲击。优秀歌曲需要网络的推动,但网络歌曲良莠不齐,音乐需要监管,需要把关,经典是需要不断打磨,不断推敲,反复修改的。”说起时下网络歌曲的出现,严把质量关成为陈小奇最为关注的事。在他看来,网络歌曲犹如快餐,满足一时的快感,但缺少一种耐人寻味的精神养分,大部分网络歌曲很难像流行音乐那样能传唱几十年,个中原因就是文化的积淀不够。

  “其实,网络歌曲是代表着一种发展趋势的,它的优势是传播更直接。只要监管到位、力求出精品的话,网络歌曲还是可以走出去的。”

  人生只做一事又何妨?

  2017年5月22日下午,广州文艺市民空间又奏响了由陈小奇作词作曲的广州文艺志愿者主题歌《在一起》。

  “我感谢我的团队,我们是团队作战。”

  在赢得阵阵掌声与赞誉之余,这位享誉全国的流行音乐大家始终显得那么从容与低调。曲罢,他依次介绍道:编曲、录音高翔,主唱刘春红、韩炜、张挥、张梦弘。

  在陈小奇的眼里,推出新人,扶持新人,是艺术家肩上的责任,也是他一贯的主张。

  广东流行音乐创作始于1977年,到2017年转眼间已40周年了。陈小奇也为流行音乐坚守了近40年。中国流行音乐在陈小奇这一批有良知有能力的艺术家的引领下,走过了40年的风风雨雨,为中国音乐史谱写了一曲曲壮丽动听的经典乐章。

  “2017年11月,拟在广州的萝岗搞一场大型的流行音乐年会,现在很多工作都在落实中……”陈小奇对笔者说。

  从1983年成功创作第一首歌曲《敦煌梦》,到2017年5月为广州文艺志愿者创作主题歌《在一起》,陈小奇笔耕不辍34年,一路坚守了34年,不容易啊!

  唐朝玄奘和尚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就是取经,取得真经为传播佛学作出了重大贡献;而陈小奇,也在用毕生的精力做好流行音乐这件事!

  有意义的事,一辈子只做一件又何妨?!
 
  陈小奇获奖作品
  (部分)

  ◆ 《拥抱明天》:1991年创作,第一届世界女子足球锦标赛开幕式主题曲。获“九十年代观众最喜爱的电视歌曲”作词奖,获中央电视台第五届全国青年歌手“五洲杯”电视大奖赛优秀歌曲评选一等奖,获第一届世界女子足球锦标赛会歌创作奖。

  ◆ 《涛声依旧》:1993年发行。在上海举办的“中国原创歌坛20年金曲评选”中入选最后的30首金曲,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二十世纪经典歌曲评选”中入选最后的20首金曲,获第一届“群星耀东方”十大金曲奖、最佳作词奖。

  ◆ 《我不想说》:1993年发行。获全国十大影视歌曲最佳歌曲奖,获“九十年代观众最喜爱的电视歌曲”作词奖,获“中国流行歌坛十年成就奖”。

  ◆ 《大哥你好吗》:1994年发行。获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铜奖,获中央电视台第六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优秀歌曲评选一等奖。

  ◆ 《九九女儿红》:1994年发行。获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铜奖。

  ◆ 《又见彩虹》:2001年创作。被选定为第九届全国运动会会歌,获第二届中国音乐“金钟奖”。

  ◆ 《高原红》:2001年发行。获第二届中国音乐“金钟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