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文豪:民族民间音乐资源根本用不完

发布日期: 2017/11/10 16:49:42
作者:吴月玲


    孟文豪每次到少数民族聚居区采风都由衷地感到中国的民族民间音乐太丰富了,“这些音乐资源你根本就用不完”。每个民族、每个地方的音乐都有自己的特点。

  孟文豪近些年来跟着北京文联下基层慰问去过西藏、内蒙古,他都带去了自己创作的有当地民族特色的歌曲,在西藏他演唱《仰望雪域》,在内蒙古他演唱《我要醉在草原上》等歌曲。也许无论去哪个省份,他都能拿出有当地特色的歌曲。这除了与他的勤奋密不可分外还与他立下的壮志有关:根据每个民族音乐的特点创作歌曲,要写56个民族的歌。他历数了自己已经创作了的蒙古族、维吾尔族、藏族、回族、哈尼族、彝族、土家族、苗族、回族、傈僳族、壮族、朝鲜族、佤族等民族的歌曲。他的设想是这些歌曲集合成一部《孟氏民歌大全》。

  孟文豪每次到少数民族聚居区采风都由衷地感到中国的民族民间音乐太丰富了,“这些音乐资源你根本就用不完”。每个民族、每个地方的音乐都有自己的特点。“云南那边以情歌为主,打情骂俏的多。贵州侗族大歌是藏在深山里的歌曲。原生态的民歌旋律简单,反复吟唱。在写歌时,我们用的是民歌的主题发展出来,不能照搬。”

  他很喜欢西南少数民族民歌,去大凉山采风路途艰难,“路根本没法走,还是坐当地朋友的吉普车才能进山”。虽然路上花费的时间很长,但到了山里,彝族的音乐还是能采集到。要说到哪个民族的民歌最难采集到,若非是他这样的下过大力气搜集各族民歌的人说出来,谁也不会想到,“最难写的是满族”,因为它留下的音响资料太少,“我不知道满族音乐的旋律是什么,所以很难写。满族民歌留下的歌词很多,可是曲谱少,会唱的人更少。如果没有充分了解就去写,写出来的东西不伦不类会被人笑话的。”宁缺毋滥,他对于民歌大全能完成还是有信心的,“慢慢写吧。”他说。

  走了那么多的路,采了那么多的风,孟文豪至今记得他到新疆后认识了个唱木卡姆的朋友,“我想找一套木卡姆的录音,一直没找到。我走的那天,他特地开车走了很远的路送过来一套,我很感动。”他说,现在木卡姆发展得比以前好了,有木卡姆剧院。在搜集各地民歌的过程中,他深感应该对民歌进行保护性的抢救,“很多老的民歌只有老人会唱,年轻人不会唱。这些资料说没有就没有。”据他了解,北京民歌有个人在做这样的工作,就是拿着录音机一个村一个村地问,你们村有没有会唱民歌的人?他说:“其实现在做这样的事从条件来说比以前要便利许多,一个手机就能完成录音。这样的资料保存不需要太高的音质。”

  2015年,孟文豪凭借其创作的歌曲《游子吟》入选中宣部等单位主办的第三批“中国梦”主题新创作歌曲展播,获中国音协主办的“中国梦”题材创作大赛最佳创作奖,除此之外,他的主题创作还有2016年8月与韩磊合作的歌曲《路的呼唤》,是央视《一带一路》的节目主题歌。“命题作文是有一定难度的。”他说,“因为有主题的歌曲要满足各种条件、各方的要求,不像自己一个人写歌时,只要自己喜欢就够了。例如在央视播出歌曲,配器得是宏大的,或者是有张力的。”像《路的呼唤》这首歌改了四稿,这首歌曲需要配合词作者梁芒,需要歌手韩磊喜欢,还得接受各方的审查,“还好到最后大家都很满意”。

  为了创作《路的呼唤》,孟文豪跟着央视去新疆等地采风,还看了很多央视到各地甚至国外拍摄的素材。第一稿用了新疆和印度一带的音乐元素。但因为一首歌里承载不了太多东西,后来这首歌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国际化的风格。

  在这条路上,孟文豪看到了很多出土文物,包括丝绸、乐器。他深有感触:“古代丝绸之路是很繁华的。”乐器是他最感兴趣的,新疆出土的乐器像胡琴、二胡等,敦煌壁画里的琵琶,这些乐器融合了当时各国的文化。他认为,“一带一路”很有意义,这条路能把别人先进的东西引进来,也能把我们先进的东西带给别人,“我采风时,很有感觉,所以在歌曲中用了印度风格、缅甸风格,也用了各种各样的乐器。”

  作为一位作曲家,孟文豪之前并没有想过转到台前做歌手。只是写完歌后帮歌手唱唱小样。孟文豪第一次上台唱歌唱的是《仰望雪域》,原先这首歌是给一个歌手写的,被弃用后,孟文豪就自己唱了放到网上去。有不少朋友听了以后,鼓励他说:“孟老师你唱得很好。”于是孟文豪就开始转入台前工作。“台湾有不少这样的‘唱作人’,像小虫、罗大佑、李宗盛,我的理想就是这样。”他半开玩笑地说,现在他唱歌的名气快赶上作曲了。

  当记者问到,会不会去参加一些唱歌的真人秀节目时,他表示不会去参加什么选秀。“倒不是因为选秀节目不好,按我现在的年龄就是自己喜欢就好,唱歌就是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论技巧我肯定不如专业的歌唱演员,但我对歌曲的感觉可能更好一些,李宗盛、罗大佑他们的嗓音也很一般,但是作曲家唱自己的歌是用情。现在很多地方也在主动地播我的歌。”他创作并演唱的《我要醉在草原上》呼和浩特满大街都在放,特别火,令他特别开心。当然,他唱歌并非没有一点功底,上大学前他为了考大学,学过声乐。

  “唱作人”对孟文豪来说,是一份全新的工作,他发现自己需要完善的地方更多了,包括形象、服装、上台的动作设计。“原先作为一个音乐人,我很随意的。我过去只需要面对歌手,现在更多地要面对媒体,也有经纪人帮忙打理一些事务。”

  转到幕前唱歌,孟文豪没有放松作曲。他现在的创作可以分为纯流行的、民歌、美声,更多的是尝试把民族、美声结合起来的新的民歌、新的美声。他刚给空政文工团的歌手王莉写了一首《夏日的玫瑰》,就是带有拉丁风格的新美声作品。近日,受北京文联之约,他还创作了一首根据北京民歌改编的新北京民谣《我们的大北京》。

  孟文豪创作的纯流行歌曲也有很多,曹芙嘉的《爱情的味道》、尚文婕的《再忆江南》,以及很多军旅歌曲,例如蔡国庆演唱的《军中帅哥》在军队很流行,“我随北京文联到西藏林芝的军营里慰问演出时,我问大家谁会唱《军中帅哥》,战士们都说会唱。”这让他感到不虚此行。最开始是蔡国庆约他写歌,是希望军队的歌曲也能流行一些。《军中帅哥》唱出来后,不少歌手都来向他约写军旅歌曲:《军中帅哥》《我是一个兵》《士兵去哪儿》《红花翠竹摇篮曲》《当兵就要当好兵》《为祖国站岗》《春天,我对你说》《小岛哨所一幅画》《在三沙》《信仰》《珍藏的绿色》以及合唱版的《军旗颂》等16首歌曲,集合成《军民鱼水情》专辑,也是献给建军90周年的一份礼物。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