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日神与酒神

发布日期: 2017/11/10 16:04:36
作者:曾欣妤(国际演艺学院 学生)


    文艺复兴之后,研究古希腊艺术成为西方美学界和文艺理论界的一个热点。尼采用悲观主义哲学家的眼光去审视了古希腊人的心灵世界和希腊文明,提出了他美学和文艺思想中两个最重要的范畴——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

    日神阿波罗是光明之神、造型之神,它用明媚的光辉使大自然呈现出美的外观,它以明朗、清晰、确定的个别形体出现,成为个体化原则的光辉形象,陶然忘却了生存中的苦痛。尼采说:“人为了能够生存,就需要一种壮丽的幻觉,以美的面纱罩住它自己的本来面目。我们用日神的名字统称美的外观的无数幻觉,它们在每一瞬间使人生变得值得去过,推动人去经历这每一瞬间。”其次,日神精神还表现为一种梦的精神,它把人带入到梦境中去感受审美的愉悦。人在梦中可以生动、直观地享受美丽的形象和丰富多彩的生活模型,并投注自己全部的感情和心力,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爱恨情仇、酸甜苦辣,包括生命中许多隐秘的东西也在梦境中显现出来了。日神精神的要义即是:它使人沉浸于梦幻般的审美状态中去忘却人生的苦难本质。

    酒神狄奥尼索斯象征人身上一种巨大的原始的生命力,一种忘我、冲动、迷狂,一种生命“毁灭——创造”的永恒循环。人在酒神精神的支配下,天性中生起了充满幸福的狂喜,一切原始的冲动都得到解放。真正让尼采激动不已和心醉神迷的是人们在纪念酒神时的种种表现:“所有原始人群和民族的颂诗里都说到那种麻醉饮料的威力,或者是在春日熠熠照临万物欣欣向荣的季节,酒神的激情就苏醒了,随着这激情的高涨,主观逐渐化为了浑然忘我之境。在酒神的魔力之下,不但人与人重新团结了,而且疏远、敌对、被奴役的大自然也重新庆祝她同她的浪子人类和解的节日。”酒神因素较之日神因素,显示为永恒的本原的艺术力量。

    在尼采的艺术观中,酒神直接与世界的本质联系,日神与现象联系,他用日神与酒神的对立面的斗争来解释艺术的本质,对其进行了更全面的理解:“艺术不只是对自然现实的模仿,而且是对自然现实的一种形而上补充,是作为对自然现实的征服而置于其旁的。”艺术,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更要注重内在的一种依赖关系,注重表象后面的真相。深层次的艺术是意志本身的直接写照,它体现的是一种形而上性质,是自在之物,不能仅仅局限在造型艺术这种肤浅的艺术。正是因为有了艺术,才在生活的悲剧中把基于永恒生成的世界非逻辑性与人类理性联系起来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