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的自我挑战——谈杰克˙波蒂的迻译作曲”沈纳蔺博士主题讲座在我校举行

发布日期: 2017/11/10 10:04:15
作者:作曲系


 

    近日,由浙江音乐学院特聘教授沈纳蔺博士主讲的题为“作曲家的自我挑战——谈杰克˙波蒂的迻译作曲”在我校举行。

    沈教授是新西兰籍中国作曲家,1983年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先后师从姚以让教授、高为杰教授,获音乐(作曲)学士学位,后就读于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音乐学院,随杰克˙波蒂(Jack Body)教授继续深造,获得最高荣誉硕士(作曲)学位与哲学(音乐)博士学位(Ph.D)。沈纳蔺教授的作品在多次在国际音乐节展演,在国内和国际作曲比赛中获得了多项奖项。

    本场讲座的核心人物杰克˙波蒂(Jack Body)是新西兰著名的作曲家、民族音乐学家。他的作品涉猎之广,包括独奏、室内乐、管弦乐、音乐剧场、舞蹈和电影音乐等等。杰克˙波蒂痴迷于亚洲音乐和文化,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音乐。在他的作品中可见东方音乐的元素。美国“辛辛那提国际音乐节”评论道:“杰克˙波蒂是一位隐藏在惠灵顿的本世纪(二十世纪)伟大作曲家之一”。他也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国作曲家,于1987年也曾来到过四川音乐学院,这样的经历使得他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沈教授介绍了在2015年,国内就曾举办过“二十世纪后民族主义作曲家杰克•波蒂跨文化音乐作品研讨会”。杰克˙波蒂作为一位纯西方化的教育家作曲家,他关注点放在非常独特、细小的音乐元素,这些因素都促使他后来成为了民族(俗)音乐学家。

    杰克˙波蒂是迻译作曲风格的代表人物。迻译作曲理念,即,将文本符号回到声音的作曲过程。再简而言之,是将收集到的民歌素材全部呈现在舞台上,不做任何的切断。杰克也曾在著作中提及,返回到原本的声音,每一个细节都可以供分析和讨论的音乐现象,称之为音乐。迻译作曲的本意是可以把握无形的声音,探索与感受不同的声音与音乐表达。沈教授在讲座中也解读了杰克是如何平衡管弦乐音色与民歌素材二者间的运用,即,在作曲技法上通过管弦乐音色织网方法、纵向多声部的生长方法、横向旋律细胞发育方法,将民间音乐的本体凸显,着色渲染,配器编制中的每一个音色都是从该本体中发展而来,构建一个立体的音色织网。该风格的代表作品如《为管弦而作的三首旋律》、《内陆》等,均能体现杰克˙波蒂的创作理念。

    沈教授播放了杰克˙波蒂的早期钢琴作品《四尊雕塑》,因其在德国的求学经历,正值西方上世纪音乐发展最昌盛的时期,故从他的早期作品中仍可看到先锋派的作曲技法,使用十二音、序列音乐等技术。而后待学业完成,杰克˙波蒂沿着欧洲的地图,旅行了三个月,足迹一直延伸至亚洲,旅行的经历可谓对他的创作带来了一种新的思考及影响。在他的作品中同时也体现出了他人文主义的人生观,将关注点放在了关心亚洲小国以及较为贫困地区的音乐与文化,如代表作《噢,柬埔寨》与钢琴作品《萨拉热窝》等。其中,沈教授特别提到一部管弦乐作品《小挽歌》,这部作品是新西兰电视台作为台庆序曲的委约作品。在该作品中,可以看到杰克˙波蒂在配器上对后期浪漫派的关注。

    沈教授讲述杰克的作曲观念,因新西兰地域文化是土著毛利文化,表达新西兰音乐语言需与毛利音乐家合作,这成为了一种音乐的限制。所以,杰克˙波蒂踏上了征程,去到世界各地旅行,寻找心底所想要真实的声音,这也成为他风格转变的重要因素之一。通过播放杰克˙波蒂的采访视频,探寻他的音乐观,即,“音乐,也如声音,是如此神秘,瞬间即逝,无形无影却又如此的不可捉摸。在我看来,音乐是神奇的操控艺术”。 杰克˙波蒂着眼于世界音乐,在旅行时随身携带设备,以记录所见到的情境与声音。在他的作品中既有穆斯林的诵经、又有彝族口弦、印度尼西亚民歌、保加利亚民歌、加美兰音乐等多元化的音乐素材。沈教授还介绍了作品《为管弦而作的三首旋律》,透过这部作品的音乐语言可窥见杰克试图表达出民歌式的简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第三首《拉丁》,当中受到了中国布依族民歌的影响,这部作品后来也被高为杰先生改编为民乐的版本。

    杰克˙波蒂在中国时深入到西南内陆对当地的民间音乐进行收集、研究,足迹曾遍布云南、贵州等地,还带领摄影队拍摄电影纪录片《“大鼻子”和波蒂的音乐》,一部讲述在西南地区采风的音乐纪录片,而后这部纪录片中的录音,口弦、芦笙等都成为他的室内乐《内陆》的主体部分。沈教授认为,杰克对传统的民间音乐的保护,以及对作曲家如谭盾等音乐家的发现,是非常具有远见的。

    最后,沈教授播放了杰克˙波蒂的女声无伴奏二重唱《米开朗基罗爱情十四行诗》并进行了简要的介绍。沈教授总结道:“我们要用二十世纪留下的丰富的宝贵作曲技法写出自己的音乐。艺术的生命在于不要重复他人的,也不要重复自己的”,在这段颇具启发的话语中结束了此次讲座。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