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青玉:金菊绽放 观摩随想

发布日期: 2017/10/19 10:26:20
作者:


    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杂技比赛于9月21日在山东落下帷幕,10座金菊奖杯各归其主。本届比赛虽然少了3个部队团参加,但这次参赛规模空前,全国共20多个省市,60多个节目报名参赛,经过初评30个节目进入决赛。四川省杂技家协会积极动员组织,向组委会推荐了7个节目,占总数的十分之一强。遗憾的是唯一入围的遂宁杂技团的《连年有余——男女对手》最终在决赛中失利,只获得“金菊奖进入决赛证书”。从地域上看,整个东北、西北、西南全军覆没。中东部的北、上、广、江、浙、冀、鲁、豫、鄂笑到最后。

    金菊奖节目一瞥

    说实话,评奖结果虽有些许遗憾,基本上还是让人信服的。就个人观感而言,获奖的都有其充分的理由:

    中国杂技团有限公司的《九级浪——杆技》无论从道具的创新、节目的立意、演员的技巧都达到新的高度,整个表演不仅获得专家评委的认可,也征服了现场的观众。首先精妙的三杆设计、三维的变化组合,极大地拓宽了演员的表现空间;其次是借用俄罗斯著名画家艾伊瓦佐夫斯基的油画《九级浪》立意,用杂技演绎了水手与惊涛骇浪搏斗的场景;其三演员扎实的基本功把技巧难度唯美地展现出来,如冲顶空翻飞杆,杆上跑酷,底座双手在杆上斜向倒立支撑,一级二级三级演员的身体均离开杆,犹如迎风破浪的桅杆,令人目不暇接;加上名导编排,想不获奖都难。

    武汉杂技团的《技炫黄包车》构思巧妙,以爷孙在大街上的一组组雕塑中穿行拍照,变成穿越,人物活起来,黄包车加上配重如倒置的钟摆动起来,构成了新颖的大跳板,加上弹跳后空翻四级、后空翻两周稳坐高支撑座椅等一系列高难动作,演绎了一个富有人文情怀的街景片段。

    济南市杂技团的《云端鼓舞——高椅》虽创新不多但不失为是目前一流的水平,地面女子着花旦戏装,击鼓为高椅以上的勇士加油,较好地起到烘托气氛的作用。演员在不断升高的椅子上展示拉腰顶、单手左右换把水平顶等,在最高处木砖倒立时轻推一侧变成木砖单手顶,再劈砖下跌保持支撑,高难动作有惊无险,扣人心弦。稳定发挥充分展现了演员的功力。

    南京杂技团的《西游时空——跳板蹬人》取自该团的杂技剧片段,它把顽皮的猴性与传统的跳板、蹬人结合起来,平添了一些滑稽轻松的气氛,换言之演员在看似滑稽轻松之中完成了蹬人、弹跳、空翻、落座等高难的技术动作,融高难惊险的刺激与滑稽轻松于一体,深受观众的欢迎。

    上海杂技团有限公司的《突破——抖杠》,洋为中用并加以发挥。演员要有精准的平衡能力,同时要借弹力腾空翻滚、旋转、稳稳落杠,从一、二、三杠的组合运动中抖出花样,演员则凌空舒展自如,如同在蹦床上,特别是弹跳飞跃换杠、男女二级叠加空翻都达到了极高的抖杠水平,达到了观赏性与技术难度的统一。

    山东省杂技团的《草帽》就单说技术也没多少突破,一人多帽、多人变换抛接、三级叠罗汉移动等。亮点在于这个传统节目焕然一新、洋气味浓,30好几的队伍气派有舞蹈范儿,草帽也变得洋气的礼帽样式,邀请百老汇编导排练出来的“杰克逊舞步”原汁原味,再把草帽的技巧融入其中,也就有了这个不一样的《草帽》。

    河南省杂技集团有限公司的《侠﹒義——蹦床技巧》以活动组合的道具形成华山气势,一群侠客、義士苦练飞岩走壁的武林绝学,大有华山论剑之势。把单纯的蹦床技巧放入了规定情境之中。

    广州市杂技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的《竹韵——升降软钢丝》,有创新有创意,升降软钢丝不仅是道具创新,对表演者是个极大地挑战;为了不让观众看得过分提心吊胆,竹林下古装仕女轻抹古琴抒情。在升降的钢丝上,演员单手顶、单拐独立、独轮车倒立、浪摆、无不展现出演员高超的绝技和平很能力。软钢丝在平衡类中最难找到重心,而况于高难技巧。

    浙江曲艺杂技总团有限公司的《文明记忆——脖支造型》赢在气势与难度,气势指道具及造型古朴厚重有历史感,而难度在于多种技巧的组合,从单手顶劈叉到双人双拐头上单手顶劈叉,双拐对手倒立加摇摆等等,这一切的实现基础是一枚承重的印章,印章下面是屈膝反身的底座演员,脖支稳定和支撑整个道具和上面的所有演员。所以节目比较震撼人。

    河北省杂技团演艺有限公司的《搏回蓝天——女子集体车技》的创新在于:传统女子车技以孔雀开屏达到登峰造极,而该节以蓝天为背景,演员一改艳丽的服装变成素色的羽翼,一群小鸟不畏风雨、搏击蓝天。加装了背架的自行车不仅可以增加乘员,也为搭建“三级牌楼”、“三级莲花”提供了平台,前后车互相抛接,“车上抖轿子后空翻三级落肩”看似小飞人的动作,但在车技中完成却鲜见。

    金菊奖节目特点

    一是注重高难技巧。技巧是杂技的立身资本,没有高难技巧的杂技是立不起来的,这点毫无疑问。所以无论是力量型的对手顶还是翻腾类的大跳板、无论是平衡类的软钢丝还是高空类的高椅、无论是抛接类的草帽还是蹬技类的蹬人,技巧难度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准。

    二是注重道具创新。杂技的向前发展越来越离不开道具,好的道具助演员发挥潜力,提供新的展示平台。《九级浪》的三杆立体联动,旋转、升降软钢丝,蹦床的组合升降道具,脖支造型等,都为作品奠定了成功的基础,为演员助了一臂之力,从平面到三维立体,从稳定到旋转、升降,总之为作品增加了不少的亮点。

    三是注重节目创意。创意就是作品要表达的灵魂。当代的杂技已不是单纯展示类型技巧的重复表演,而是要在表演中传达一种思考、一种精神、一种审美,因而我们看到的这些获奖节目都从不同的形式中散发出昂扬向上、奋力拼搏的动人力量。

    四是注重文化特色。文化特色不是一纸标签贴上去的,它是通过创意、编排、服装、舞美、音乐等的有机融合,完整而统一地呈现与舞台,表现海洋文化的《九级浪》、《抖杠》、《草帽》,表现传统文化的《脖支造型》、《技炫黄包车》、《西游时空》,表现武术精神的《侠義》和十年磨一剑的《竹韵》等无不带有浓郁的文化特色,看后总能给人以思考和回味。

    五是注重综合效果。所谓综合效果就是艺术呈现,从创意编排、技巧难度、道具舞美、灯光音乐尽可能完美统一,让观众在感叹高难惊险之中,获得感奋励志的动力,获得艺术欣赏的审美愉悦。这也正是杂技艺术所追求的目标。

    金菊奖节目微瑕

    人们常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杂技似乎兼具文武,武可以理解为基本功、技巧难度,比如三级、四级,七圈、八圈,空翻几周,九球抛接等。但杂技不是单纯的技巧展示,而是文艺表演,艺又没有标准答案,所以会出现见仁见智、审美差异。就个人愚见,金奖作品也金无足赤、白璧微瑕,比如《脖支造型》的舞美画面、造型都给人以青铜器或画像砖的古朴感,但印文却是不过百年的“西泠印社”,造成时空穿插而不协调,还不如直接用秦玺汉印;另外底座的脖支,除了增加难度外,毫无表演之美,看着为演员难受。《竹韵》的演员在升降中的软钢丝上表演,创意和难度可想而知,令人惊叹。但从艺术的角度看,机械的升降与“竹韵”关系牵强,抚琴女与软钢丝的表演,除了点缀画面,似乎也关系不大,既叫竹韵,何不改为吹笛女?仅举两例,不再求疵。意在说明不是所有获奖节目都是完美无瑕,而是说艺无止境。

    落选节目的亮点

    进入决赛还有三分之二的淘汰率,多数的遗憾是难免的,特别是那些呼声较高但又毫厘只差落选的作品,无论创意编排、技巧难度、舞美效果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广西杂技团有限责任公司的《瑶心鼓舞》民族特色与铜鼓造型的蹬鼓非常协调,难度达到三级人倒扛肩转动、跑鼓、撂鼓的高难技巧。四川遂宁杂技团的《连年有余》是目前男女对手顶中继“吴巍”组合之后屈指可数的几个组合之一,在拳、肩、顶上的自如表演堪称一流,惜败在灯光红而暗,看不清高难唯美的动作,服装也有小的失误。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杂技团的《六人踢碗》,民族特色与高车踢编排的很好,既美且难。甘肃省杂技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彩陶情——顶坛》再现了马家窑文化制陶情景,一家人其乐融融,展现了坛技的各种抛、转、滚、翻、接的技巧,文化特色浓烈,略输难度技巧。像这样的节目不一而足,能进决赛都是全国一流的,只是奖额太少。

    评奖还有待改进

    任何以主观评定的比赛都不可能达到皆大欢喜、无懈可击。本次比赛无疑是成功圆满的,但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恕笔者冒昧。

    先说评委的构成。金菊奖的评委大约百分之八十五是曾经的杂技演员到团长,进而进入中杂协主席团、成为专家评委,他们对杂技了若指掌,评出的结果毫无疑问具有权威性。但美中不足的是评委的构成似乎单一了点,少了各省市协会长期从事杂技工作的人,他们中大约只有百分之十五曾是杂技演员,而大约百分之八十五是其他艺术们类管理和其他岗位调动而来,这些人的文化水平、艺术修养、审美判断足以评骘杂技的优劣,加上有的长期从事杂技的相关工作,了解杂技,研究杂技,发表理论文章,我以为完全有能力忝列专家评委之中。

    再说评判的过程。笔者未深入其中进行了解,作为普通观众感觉不够公开透明,既然评委现场打分,又何必下来开会再议。这种情况容易被率先发言的人所引导,少有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本来应在统一的标准下独立评分,变成开会议定,公信力就打了折扣。建议以后向央视青歌赛成熟的评分办法学习,现场打分,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得出平均分现场公布,公开透明,让观众、选手口服心服。既是专家评委、又有监审,要有评好节目、评出水平的自信。

    以上便是个人对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杂技比赛的观感和随想,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