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信箱   |   English

今天是本学期第3周   星期四

您现在位置: 首页 > 学院新闻 > 学院新闻

《音乐周报》大篇幅报道我院音乐节盛况


来源:  作者:...   编辑:
发布日期: 2003/11/3 16:53:00


                                          开掘现代音乐的源头活水
            ——记2003中国成都国际现代音乐节暨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
                                     《音乐周报》记者 紫茵 文 /雍敦全 摄

   金秋是收获的季节,10月20日至25日,2003中国成都国际现代音乐节暨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在四川音乐学院隆重举办。来自中国、美国、巴西、德国、英国、瑞士、俄罗斯、乌克兰、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10个国家和地区的作曲家、评论家,9所音乐学院和十余所综合大学、师范大学艺术及音乐院校作曲专业的师生,带着灵慧创意和丰硕成果,相聚在美丽的蓉城。

东道主:力推佳作
   2001年10月25日,四川音乐学院院长敖昌群在天津毅然擎起接力棒;两年后,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如期举行。
   10月20日下午3点,开幕仪式在四川音乐学院新音乐广场正式举行。文化部教科司司长童明康,四川省委省政府省文化厅领导和川音院领导,特邀嘉宾、3位耄耋老音乐家朱践耳、罗忠镕、王震亚以及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刘康华、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杨通八、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杨立青等与中外代表出席了开幕仪式。
敖昌群在开幕式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辞:“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机遇和挑战并存。它呼唤更多站在时代前沿的文化精英;它呼唤更多写照时代的艺术珍品!”
   东道主不仅为音乐节作了周密细致的组织安排,并且通过作曲系师生比赛选拔平等竞争,推选出了17部作品参加交流和演出。
   邹向平教授的《帮、打、唱之变奏》,借用川剧中高腔、昆腔和弹戏的音乐素材组合成锣鼓经节奏,打击乐扮丑,人声去旦,全曲结构自由,富有中国民族特色;毛竹的《谱》使用新的技术手法,描绘西南边地的风土人情;五年级学生张旭鲲和二年级学生刘春的两个《江城子》,分别取自秦观和苏轼的词意,前者通过中国京剧唱腔和西洋美声唱法交融的女声吟唱与弦乐的多种现代演奏技法对置重叠,以一种新的音色、音响再现宋代文人的生活景象;后者利用单簧管等乐器独特的吹奏方式演绎苍凉悲切的音律,创造“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背景音乐,女高音歌唱伴随咳嗽、哭泣和拖腔的韵味,生动描述“相顾无言,惟有泪两行”的情景。川音留美博士生胡晓鸥的《可可西里》是音乐会的一个亮点,主题为呼唤对西部珍稀动物的保护,定音鼓和钢琴叠化出猎枪声敲击听众的心房,弦乐和木管的滑音颤音加上大提琴的拨奏,藏羚羊的哀号、偷猎者的疯狂声画交错,演奏者齐声呐喊“STOP!”,短笛和大提琴为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奏出安魂的挽歌……杨晓忠的《青色》、胡晓的《暮野》等作品也给人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系统开发人员被困之三》十分引人瞩目,从标题内容到演出样式都是典型的标新立异,属于纯音色的极至探索。白小墨和李昆在电吉他电贝司键盘音效器上现场即使控制操作,甚至加入云南的“口弦”和蒙古的“复”,取得奇异奇幻的音色音响效果。

众高手:各显神通
   上海音乐学院对这次活动的重视程度、主力阵容和作品水准均属翘楚。不仅有杨立青院长和徐孟东副院长为首的15位作曲家和在读博士生带来18部作品参加交流和演出,而且该院20余人的新音乐室内乐团随行前往。贾达群的《蜀韵》和《融I》相当出色,收到老中青代表一致的赞赏,尤其《融I》的乐队组合结构布局颇有独到之处,现代音乐作品鲜见的整体感和完整性体现充分;何训田为短笛、长笛、和小提琴而作的《声音的图案》非常个性化,新的语言和结构、精巧的乐思和富于先锋性的探索理念,无不带有作曲家鲜明的标识;徐孟东为16位演奏家和3种人声吟诵而作的《惊梦》取材昆曲《牡丹亭》,生旦末三种音色的交织穿插对位更迭,诠释着“复调小说和对话交流”的概念。
   在参加交流演出的作曲家中,院长副院长、系主任教研室主任占很大比例。这些作曲专业的带头人在现代音乐阵营中身先士卒,始终冲在创作实践的最前沿。天津音乐学院院长姚盛昌的《望见长城下的星空》、西安音乐学院前任院长饶余燕的音诗《塞下曲》、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范哲明的《心碑》等明证可鉴。
   中央和中国两院也是系主任带头,分别奉献12部和14部新作。秦文琛、陈丹布、贾国平、范乃信和王宁、权吉浩等教师作品受到普遍关注;中央院邹航的《十八罗汉》和中国院朱赫的《移动的钟点》非常突出,后生可畏,显示了新秀的潜力和实力。
   在来自东西南北中各大艺术院校系和艺术表演团体的“散兵游勇”里,也不乏精妙惊人之作。北京歌舞团王西麟的交响壁画《海的传奇》、川师艺术学院的韩万斋的《草地情思》,云艺音乐学院刘晓耕的《纹身》等想法和技法也各有千秋,是其中较有分量的作品。
   在参加音乐节的“三元老”中,朱践耳和罗忠镕分别带来《第三弦乐四重奏》和《玉》。前者在传统乐队组合的基础上,以精道娴熟的手法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观念和技术相当前卫,经得起反复推敲回味;后者作品托物抒怀的立意,琵琶和弦乐的完美结合,表现了玉的柔润细腻的自然本色和人格化的刚劲气质。

总印象:喜中隐忧
   此次音乐节以8场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12场音乐会、全国9所音乐学院院长论坛、中德音乐学院院长交流4项重要活动为主体和轴心,扩张了交流的规模和范围,提升了规格与档次,丰富了层面与结构。510名代表人数超过前三届的累计总和;提供交流的166部新作品打破记录;其中4个新音乐团现场演奏了31部新作品,数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端。
   朱践耳谈及对此次交流的总体印象,现代音乐创作队伍壮大,思想活跃,风格多样,追求个性化与民族化的结合。作品以古典文学和传统戏曲为动意和题材所占比例较大,但出现新一轮“撞车”的雷同与类同。罗忠镕表达自己的心情,在这几天所有交流演出从头至尾听的过程中,他时时感到惊喜,中国现代音乐作品已经越来越显现出特色与成熟。可以毫不惭愧的说,创作远远走在表演与出版的前头。
   这几天的作品交流,作者上场无一例外谦逊地表白,希望大家批评指正。但程序中没有给大家留出批评指正的时间和空间。最后一天,上音教授朱世瑞点了一把“火”,两小时的自由论坛打破了连日来单向输出大于双向或多向交流的局面。他和姚昌盛、刘庄、王西麟等专家在创作思维、音乐理念等焦点问题上发表 各自的观点,引发了激烈的争论,给温和的会场多少添了些火药味。朱世瑞强调,中国的作曲专业学生对现代作曲理论的无知和误解,将严重影响其创作的进度和质量。武音教师刘键认为,许多会议的宗旨是达成某种共识,但作曲家坐在一起达成共识肯定是灾难。只有让对立的意见和不同的声音释放出来,音乐创作才有希望。遗憾的是,这种正面交锋的机会非常有限,对百余部作品喜欢不喜欢,优秀不优秀,感性层面和理性层面的判断评论,都难有实质性的表达。
   全国中青年组曲家新作品交流,最早发端创办于1985年武汉音乐学院。相隔13年后武音再度牵头重张;天津音乐学院2001年扛过大旗,四川音乐学院2003接传火炬。闭幕式总结讲话的荣誉非开创者莫属。武音现任院长赵德义以代表的名义,盛赞此次音乐节获得空前巨大的成功!总体评价,有近20部作品可称上乘佳作,世界一流水平的精品;还有三分之一的成熟力作。但有的院校对此次交流重视不够,准备不足,作品敷衍,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质量水准。从一部分“初级阶段”的作品看,模仿的痕迹太过明显,机构松散,语无伦次,技法和想法都很青涩。目前现代音乐在国内尚缺乏官方和公众的认知度以及媒体宣传力度的支撑,作曲家超前的创作意识和新异的音响效果,与普通听众的传统的审美观念和有限的接受能力形成强烈反差。现代音乐的创作难,上演难,出版更是难上加难。赵德义希望现代音乐新作品:要有更多感情的注入,否则会像局外人一样冷漠生硬,苍白肤浅;要有更多个性化,如果长期摆脱不了模仿重复的痕迹,就会滑落另一种巢臼;要更注重可听性,现代音乐也有“动听、动人”4个字的标准,惟有如此才能争取更多听众的理解和欣赏,在音乐生活中占据更大的份额。一句响亮的口号结束了精彩的闭幕辞:探索步伐不止,创作精神万岁!
   现代音乐的创作交流,是音乐事业繁荣发展的源头活水。“长江后浪推前浪”,星海音乐学院院长唐永葆发出热烈诚挚的邀请——下一届国际现代音乐节暨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将于2005年在广州星海音乐学院举行。

 


关闭窗口

 

学院本部地址:成都市新生路6号   邮编:610021   电话:028-85430202   传真:028-85430722

新校区地址:成都市新都区蜀龙大道中段   邮编:610500   电话:028-89390026

四川音乐学院教育信息技术中心版权所有© 2013     ICP备050166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