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音网

中国艺术硕士网

教师人才招聘网



观摩2014年第二届胡琴艺术节的一些感受和粗浅的建议

发布日期: 2015/4/7 9:16:00
作者:


    2014年11月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举办了第二届胡琴艺术节,我院青年教师几乎都到现场进行了观摩,体味了胡琴节中带给我们的种种感受。这些感受中有喜悦、有震撼、有冲击、还有一些反思。
喜悦之处主要有如下几点:一是我系领导梁云江教授的作品《乡歌》,荣获了2014“金胡琴杯”胡琴小型作品展演铜奖和网络最佳人气奖。这次的新作品比赛一共有二十二个作品参加展演和评奖,且许多院校对此次比赛的重视程度也颇为用心。无论是从作品的创作理念,再到展演的人员都是中央以及各地方院校最能代表其特色和最强阵容的结合。其次,我们通过此次的活动,增进了与全国二胡师生间的交流学习:如中央音乐学院的刘长福用简短的话语总结了他的艺术人生,传授他的教学理念;我系侯少哲和郭小琴老师与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宋飞教授的交流;张国亮老师与中央音乐学院赵寒阳教授的交流;我与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主任张尊连教授的交流;以及与上海、西安、沈阳、武汉、星海、南艺的师生的交流。结识了许多年轻的同行,吸纳了很多别人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法。“师夷长技以自强”,通过交流学习和认真总结,相信对我系的二胡教研室的学科建设与蓬勃发展都会起到显著地促进作用。
    震撼和冲击主要体现在:其一,北京的两所音乐学府,他们在对高精尖的技术训练过后,已经明显感觉开始步入了对中国传统音乐更为深层次的挖掘与研究,主要表现在他们的作品创作风格上。这次获得金奖的三部作品,它们的创作风格从以往的写实逐渐地转为写意,很符合当代作品的创作理念与审美需求,而且具有引领音乐发展方向的意义。首都师范大学的院长杨青教授以作曲家的角度,在赛后总结中谈到了他眼中的作品评判观点,并且呼吁创作者的作品要能和时代接轨,这让我感触很深。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在顺应时代需求的过程中已经大步向前,在这之中,也给我们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其二,富有时代气息的民族室内乐的起步与发展已经是迫在眉睫,并且是未来民族音乐发展的一个主导方向。此次的民族室内乐音乐会让我们感受了极具特色的中国地域文化,很多我们未知和陌生的音乐语言、音乐风格都有展示,在叹为观止的背后,更多的是想要一窥究竟的冲动。其三,个别演奏家的演奏真的很让人为之折服。不仅在于高超的演奏技术,更在于他们对音乐的理解的深度和广度。
    在分享别人的幸福成果之后,我们也会有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但就我个人认为,反思即是自我反省,而在反省之前应该给我们自己予以准确的时代定位。我院民乐系自建院以来就已经设立,在一代代前辈的努力与付出中,培养了许多优秀的胡琴演奏家、教育家,也响彻一时。当我们这些年轻教师在吸食前辈们辛辛苦苦酿造的花蜜的同时,我们是否就是安于现状从而坐以待毙?是否就是只着眼于现实而抛弃了我们来到这里的初衷和誓言?就目前的现状来看,我个人认为我们有必要作出一定的调整,于是乎,我想谈几点粗浅的建议。
    一.有关学术氛围的改变。此次去中央音乐学院交流,组委会的活动安排的很满,而且每一场活动都如马拉松一样。但就现场的情况来看,场场爆满。本人有三场音乐会或学术交流会都是站着看完的。每一场活动提前30分钟就已经没有了座位,并且楼道、楼梯全是前来想要学习的人。我的学生张彤彤同学在两场学术活动之间,为了听第二场音乐会,放弃了两首作品,转入第二个场地才勉强坐在了音乐厅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反观我院的学术讲座,学生的积极性并不高,每次都不得不下发任务,要签到,才勉强有观众。这是可悲的。不过现象的存在必然有原因,我认为原因有二:1.学术交流机会相对比较缺乏。我们身处一个信息高速交融的时代,同专业的教师与学生的思想在与时俱进、自我修炼的同时,更需要互相交流。“知识是不会嫌多的。”我们在同一学科的内部交流固然重要,不同学科之间的交流也不容忽视。新的学科建设、课题研究都离不开学科与学科之间的相互嫁接。如果可行,不论是积淀深厚的前辈,还是生机勃勃的青年教师都可以多多进行学术讲座,这样既可营造我系的学术氛围,又可提高教学的质量,还可以起到促进教师不断研究新理论,开发新项目的良好效果。2.学生对自己没有足够高的要求,进取心相对匮乏,又缺乏引导。目前我系的二胡学生的人群是庞大的,但普遍都表现出进取心相对较弱,不愿意努力竞争,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报以无所谓的态度,只要能及格就好,这样的学习风气是可怕的。作为教师,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提醒乃至鞭策他们从自甘堕落的态度中走出来。据我观察,许多学生还是愿意努力的,他们需要信心和恒心,我们的老师,在对待学生的态度问题上是需要耐心和决心的。无论我系学术氛围所存在问题的具体表现如何,我个人认为,有必要出台和推行相应的改革手段和措施。
    二.音乐完整性的教学理念。目前的大环境是一个快节奏的、快餐式的且相对浮躁的时代,这是社会发展的一条必经之路。西方国家的各个学科,早在工业革命时期就已经经历了快节奏所带来的种种变迁。这之中有促进的,也有阻碍的。但我想说的是,这样的大环境与中国的传统音乐文化其实是不太符合的。中国无论是思想文化还是艺术文化都讲求一个“沉”字。沉就是入定、就是不浮躁、就是厚积薄发、就是接地气。而我们现在考试,因为学生太多,往往只是抽查,于是乎学生也开始寻找相应的对策,如类似文考的“压题”。学生们自发的开始揣摩老师的心态,猜想老师可能抽查的几个段落。从而只练那几段,甚至那几句。恶性循环应运而生。我认为,可以遵循因材施教的基本理念,能力强的学生作业适当多点,学的快点,学的多点,能力稍弱的学生作业少一点,但是都应本着求真务实、精益求精的教学态度。我倡议能否每一次考试无论长短,都让学生们能完整地演奏完一首作品。据我所知,中国音乐学院的二胡专业考试要考两到三天。这样高强度的考核才能激励或者说强迫学生们迎难而上,而不是知难而退。在学生心目中,每一次的期中、期末考试才是有分量的,不会让他们觉得考试很随意,老师很随意。才能有效地遏制住恶性循环的源头。诚然,老师们会更加辛苦,但反观您教授的每一位学生在毕业后,乃至得到用人单位良好的反馈意见时,是否才能更加对得起自己的这份职业赋予的神圣使命感呢?俞鹏先生、段启诚先生、张炳燎教授、舒昭教授、李汲渊教授、肖前勇教授,谭明才教授等等,其实我们的前辈老师不都是这样付出才成就爱了现在的我们吗?
    三.对待音乐的态度问题。音乐是一门学问,不论我们是教师还是学生,都是这门学问的研习者,传道人。学问是神圣的,学问中不得掺杂许多的不确定,诸如差不多,还可以,将就之类的词语。学问具有其特有的严谨性的科学性。我们的同学们在学习的过程中总想着投机取巧,自然也就无法在此领域中走得更远。精益求精是做学问的根本之所在,好比艺术品从属于商品,但是商品不一定都是艺术品。另外,“严师出高徒”。作为一名专业教师,我们首先就要做到努力指出纠正学生们所存在的各种问题,而不是视而不见、放任自流。
    一个真爱音乐的人会把音乐当做自己的第二生命,会为此呕心沥血,会前仆后继。我们都是怀着梦想进入到这个能让梦想起飞的殿堂。而音乐学院就如同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庭一样,我们所为之做出的每一点贡献都可能使其更加灿烂,也会让我们自身名利双收,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师们的付出和收获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的良性循环的经验很值得我们去深思与借鉴。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我们都应该珍惜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认真耕耘我们自己每一寸土地,才不会让我们奏出“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充满悔意的绝唱。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