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都“阳光杯”学生新音乐作品比赛

中央音乐学院

武汉音乐学院

四川音乐学院

中国音乐学院

西安音乐学院

沈阳音乐学院

天津音乐学院



2017四川音乐学院作曲与作曲理论系列学术讲座 形象塑造与主题变奏 ——以舞剧《红军花》为例

发布日期: 2017/11/2 16:27:00
作者:








    2017年10月26日下午,四川音乐学院作曲与作曲理论系列学术活动的第十场讲座在学院梧桐楼三楼学术报告厅举行,由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杨晓忠教授主讲,题为“形象塑造与主题变奏——以舞剧《红军花》为例”。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郭元教授对杨晓忠教授进行简要介绍。杨教授,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作曲系主任。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文华将”、中国音协“金钟奖”和四川省人民政府“四川省教学成果奖”一等奖;曾担任国家重点文艺项目音乐主创,获国家教育部和广电部奖项,以及多次获得国内外各类音乐作品比赛和综合艺术类作品评奖奖项。多次以展演作品作曲家身份受邀参加国际现代音乐协会(ISCM)、亚太地区作曲家联盟(ACL)等机构主办的国际音乐节,其作品在欧洲、美洲、亚洲、大洋洲十余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过展演,并被收录入数十个国内外音像公司、出版社发行的作品选集中。他首次提出把非线性回归理性应用于作曲技术领域,著有《非线性回归作曲技法的可行性探讨》,形成其独特的音乐语言与创作风格。
    本场讲座主要围绕杨晓忠教授的舞剧《红军花》进行展开与分析,杨教授从音乐创作的角度出发,解读主题构造的设计过程以及凝练主题的意义。他认为一部作品,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对主题的凝练。该作品以“主题背后的主题”为创作理念,以变奏为核心技术,试图将音乐主题与音乐形象高度统一,力求塑造出鲜明的角色特征与人物性格。杨教授将“主题背后的主题”看作是对主题的构造设计,在写作中将变奏作为核心技术,通过这样的手法将一个作品的主题在有机的情况下完成。
   首先,杨教授讲述了创作该作品的缘起与背景。在2009年6月,他委约为文化厅的红军长征题材舞剧进行音乐创作。由于舞剧作品的抽象性,更加利于音乐创作的展开,在与导演进行了沟通后,他开始着手创作。经过精心构思,潜心酝酿,这部作品很快付梓。该作品自上演以来获得业界的一致好评,分别在2012年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2013年获文化部优秀剧目“文华奖”。全剧共分为5个章节,采用多线条叙事方式,讲述了长征期间三位女红军在康巴藏区与大部队失散后的悲欢离合。通过对舞剧由序到第五幕剧照的播放,杨教授详细的介绍了剧情以及一些舞蹈动作所代表的意义。该作品背景是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将“红军花”作为切入点,以红军长征北上抗日,途径川西北康巴高原为背景,描写了三位红军女战士,雨香、米儿、小妹被因伤病太重,被部队留下所发生的事情。
    杨晓忠教授对舞剧《红军花》的特点从形象塑造、主题构造与藏族音乐元素的引用三个方面进行了宏观介绍,形象塑造主要分为人物性格主题与描述性主题;主题构造以16音音列、固定和弦以及16音音列与固定和弦的结合为主;藏族音乐元素的引用则分为元素引用和民歌引用两部分。
    通过对舞剧《红军花》视频的播放,杨教授以讲解结合的方式分析形象塑造与主题构造在作品中的体现。他表示在一部剧目里有许多环节的交代、情绪的渲染以及背景的铺垫。关于形象塑造中的描述性主题,有时既可以是主题又作为环境与意境的构造。在本剧中描述的是发生在四川康巴地区的故事,其中就带有一定的藏族因素。因该剧的主旨是关于三个女红军的故事,所以将人物性格主题归结为苦难、信念与希望,由苦难开始,最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对于红军的音乐设计源于16音音列。以16音音列为基础的固定低音、节奏变化、装饰变奏与性格变奏对应了前面的人物性格主题:苦难与信念,二者的旋律化,其实是音列产生的主题。从谱面上看,左手的固定和弦,是七个和弦。在固定的低音与忧伤的音调中弦乐有了一丝光明又很快暗淡下去。希望这一主题是在设计后面的部分中自然衍生出的材料,在一个持续的状态下的一个宏大的主题。希望的人物性格是在16音音列与固定和弦用完后派生的主题,持续在一个大三和弦中,持续的时间相对较长,意味着充满期待和希望。杨教授还提及从序曲和序幕中就可以充分感受到主题的构造。描述性主题的行进在序曲中具有明显的形象,用小七、属七、小三、大三等固定和弦形成衔接的关系。跋涉主题以十六音音列骨架形成暖场音乐,固定低音与十六音音列的结合,具有多重涵义。
    杨教授表示在第一幕中,所使用的三弦,可以明显感受到弦乐快速在高声部的流动以及穿插在低声部16音音列的变化。在主题构造部分,十六音音列中的固定和弦,和弦关系是相对模糊的,中间是下行的小二度,两头是较为清晰的四五度进行。由于舞蹈的多样化形式,以管弦乐队为基础,采用了藏族音乐的元素,由作曲家自己设计主题构造,运用电声方式。其中,播放到一段双人舞选段,杨教授采用了电声的方式处理,用两支风笛、小提琴、笛和电音的结合。二度上行,展开变奏,后面衍生出与藏族元素的结合,将设计的主题与藏族元素相拼贴。杨教授对于藏族音乐元素的引用,分为元素的引用与民歌的引用。民歌的引用相对比较完整。处理的方式采取了管弦音乐与民族音乐相融合。
杨教授还特意指出了第二幕的洗衣舞,最精彩的地方是一段纯打击乐。穿插使用的雷声、雨声与枪声的音响效果不仅仅是作为剧目中的一种手段,同时也是为舞剧的换场做好准备。这个版本在之后也有用在很多其他的地方,堪称经典。第二幕结束时,作曲家采用了一首原始藏族歌曲,与第一幕相似,但是情感的表达却大相径庭。第三幕的张力较大,十六音音列与装饰变奏形成了主题。尾声的材料与之前相呼应,小号的运用在也舞剧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杨晓忠教授在长达3个小时的讲座中与在座师生分享了他的创作过程,音乐形象的塑造与主题变奏始终穿插在舞剧《红军花》中,从这部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作曲家深厚的作曲功底与艺术修养,本场讲座在师生们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作者:2015级音乐学系西方音乐史研究生张婧雯
                                          2017.11.2



关闭窗口